向著陽光飛翔的張榕容:「即使到七、八十歲,我還是想演戲。」



採訪接近尾聲的時候,問現在的她最想對張榕容說什麼。她突然把臉靠近梳化間裡的鏡子,發出欸的聲音,後退,坐下,露出一臉的疑惑,繼續,欸。每次照鏡子都會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,她說,每次透過鏡子看到裡面的那個人時,就會有一種問號的錯愕感,張榕容妳怎麼會長這樣的呢。每次看鏡子就覺得很陌生,覺得跟裡面的那個人好像不太熟。她笑。因為我其實一直搞不太清楚自己長什麼樣子,我連在看自己演戲都覺得好像是在看別人演戲。所以要跟她講話,好怪哦。她大笑。要跟她講什麼呢。她定睛盯著鏡子裡。過了,一分鐘吧,突然用力的說,妳,好好努力吧。(點此看更多張榕容的內心世界)

向著陽光飛翔的張榕容:「即使到七、八十歲,我還是想演戲。」

說起話來大大咧咧的,前段時間剛從巴黎拍戲回來,金馬獎頒獎結束之後,要去摩洛哥,參加摩洛哥影展。好酷,這輩子也沒有想過會去那個地方。在摩洛哥短暫停留之後,立刻又要回來投入新電影的拍攝,匆匆與匆匆之間,時間被填得滿滿。很多人都說她幸運,正式入行不過短短幾年,肯定卻接二連三,《渺渺》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、亞洲電影大獎最佳新演員;《陽陽》贏得台北電影節最佳女演員、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,入圍金馬獎、亞洲電影大獎最佳女主角;《逆光飛翔》榮獲台北電影節最佳女演員獎,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,命中率奇高。面對這樣的說法,她總是笑一笑,然後說,因為我沒有其他的戲,因為我的片量很少,所以我只能在我演的時候把它做得非常非常好,期望有一天,觀眾可以真的看到我。

我想要拍很多很多的戲,因為我就是一個很喜歡看劇本,很喜歡拍戲的人,因為就一個職業來講,是不夠的,可是,我沒有那麼多的機會。一度她充滿不安,頂著影后頭銜,心裡卻是更多的擔憂。混血的好處是容易被記住,然而壞處是你永遠被放在cast的名單裡,但往往到最後只要有一兩個人說,她是混血,就沒了。以台灣電影來說,我《陽陽》之後,就是《逆光飛翔》了耶。她苦苦的笑了笑。兩年多的時間,中間全停。

心裡很急,很悶,想說有這麼難嗎,我明明就有好好做我的工作,也有了一些成績,有那麼難嗎;混血又怎麼樣,我又不是不會說中文,你們可以改啊,可以把我的眼睛吊高,可以用造型來改變,她連說帶比的把自己的眼睛拉成一條線…(完整文章請看VOGUE 12月號)


向著陽光飛翔的張榕容:「即使到七、八十歲,我還是想演戲。」

撰文/許麗玉;攝影/Lee Shou-Chih
造型/YVONNE TSAI, ANNY TING;髮型/TING ( FLUX );化妝/KAO HSIU WEN

延伸閱讀
*張榕容的百變眼線教學穿越時空演繹造型

 

這篇文章讓您覺得?

正在載入...

時尚快訊